“勾引人你不是很会吗? 来啊勾引我啊!" 他将她狠狠地摔在床上......

一起学做饭 2018-06-21 10:48:51

内容提要:她被囚禁五年当性奴

"装什么装?你不是很会勾引人吗?

来啊勾引我啊!"

他无视她的恐慌

将她狠狠地摔在床上......


漆黑的夜里,一束灯光打在空旷的物体上。

?

那是一个铁锈斑迹的铁笼,铁笼内伫立着一位长发及膝,有着绝美的美貌的女人,她有双如昼夜般漆黑的眼眸,却充满了哀伤。

?

她微微抬起头望着那束强光,抓着铁锈斑斑的铁笼,轻声道:“我好想你……”

?

‘咯吱——’突然响起的开门声让那女人猛的一惊,随即躺下,闭上眼睛假装熟睡。但是那发颤的身体却出卖了她……

?

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,笔直的身躯慢慢向铁笼走去。透过铁栏,望着那发颤的人儿,他勾起一抹坏笑:“是在想我吗?!”

?

话落,那女人缓慢睁开眼睛,爬起来。面对着在黑夜中看不清他容貌的男人,她应声回答:“是。”

?

那个男人不再言语看着她接下来的动作。只见那她在站起的同时竟然伸手推开了铁笼,原来铁笼并未上锁,轻而易举便可推开。看到这一幕,本以为她会逃离这困了她五年之久的铁笼,但却没曾想到她在那个男人的面前,双膝弯曲跪下:“主人。”

?

那个男人放声大笑着,伸手将她美丽的秀发紧紧攥在手中。只见她面露痛苦,却不敢开口请求他放了她。

?

只见他伸出另一只修长的手,轻柔的摩擦着她的脸颊。开口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被摸的浑身发颤的她,微微发出闷哼,连忙答道:“欧雅璇。”

?

他的嘴角再次上扬,拉着她的头发强迫使她靠近自己,头上传来的剧痛让她主动跟着他的举动移动,只为减少疼痛。

?

此时两人的距离相距不到两厘米,抚摸脸颊的手停在她削尖的下巴上,他紧捏着她的下巴,冷如冰霜再次开口:“知道你的身份是什么吗?!”

?

“不……”她刚想回答‘不知道’,却被下巴传来的疼痛闭上了嘴。

?

她紧咬着嘴唇说出最不愿开口说出的字眼:“下……人……?”

?

这次下巴没有再传来疼痛,他反而松开了她的下巴。她的价值……就是如此……而已吧?。

?

本以为她就此逃脱他的折磨,却没想到脸颊却迎来他狠狠的一巴掌。他的力气很大,她被力道打趴在地,而头上再次传来剧痛。

?

原来他还未放开攥住她长发的手。她忍着脸部的疼痛再次跪在他的面前,低着头。

?

“抬起头!”话语间他猛的拉紧长发,她吃疼的啊出了声,两眼含泪连忙抬起头。

?

“记住,你是一个玩具!一个供人玩耍的玩具!”

?

含泪听完这些,她没有起身反驳,只是紧咬着已经破皮的嘴唇,沉重的点了点头。

?

从她被卖到这里的那一刻开始,她就已经知道了她的命运会是怎样。供人玩耍的玩具……这和女奴又有何区别呢?……

?

在铁笼中度过五年之久的她,在他说出那句‘跟我走’时,她终于不用再重新踏进笼中。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,但是接下来的日子使她并未感到庆幸……

?

带着2020天猫红包雨怎么抢,她不知道接下来她会被带往何处,只知道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实行她的用处……

?

在离开之前,那个男人将一套雪白色低胸礼服让她换上,她只能照做。

?

就这样她第一次将那婀娜多姿雪白的身躯展现在一个男人面前。在她换衣服期间,那个男人的眼神从未离开过她的身体一秒,而且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竟然未对她动手动脚!难道是她的身材不够吸引人?

?

不,她清楚的看到那个男人的身下已经隆起!似乎在强忍着将她扑倒的欲望。

?

带着种种疑惑,终于到达目的地。他将她按坐下,她可以感觉到此时此刻她正坐在柔软无比的床上,她紧张的握紧双手,不断的抠着指甲等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……

?

“听着!你必须要像发骚的玩具一般将他服侍舒服!不然的话……”接下来的话他没再继续说下去,但是欧雅璇知道,那处罚定是她承受不起的。

?

于是点了点头。

?

“摘下2020天猫红包雨怎么抢。”他冰冷的命令她,她再次点头,抬起双手将2020天猫红包雨怎么抢拉下,在拉下的瞬间那男人将身体背对着她,朝门口走去,一边开口说道:“如果你令他满意的话,你得到的将是你的自由。”

?

欧雅璇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强光,以手臂遮住眼睛,缓缓开口:“希望主人能够遵守承诺!”

?

那个男人没再说什么,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?

半响后她的眼睛终于适应这亮度,扫视着周围;这是一间豪华的房间,看这装饰她想必身在酒店吧……

?

她一脸平静的静坐在阳台的椅子上,望着繁星点点的天空她微微笑了笑。她已经有五年没有再看过这明月以及灿烂的星光了,没想到还有机会这样安静的欣赏它们。

?

她的心情没有因为一会儿的‘接客’而影响。她不会再哭泣,更不会再寻死,更不会再……逃。

?

因为她知道那些都是没用的。无论她怎么哭,都不会有人来帮她,救她。无论她怎么寻死,都会被他们救活。无论她怎么逃,都会被抓回来。饱受痛苦的折磨……

?

此刻的她只想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赏月,因为这些对于她来说非常的来之不易。

?

在铁笼中的五年里陪伴她的只有那不会呼吸的铁笼,还有那不可或缺的空气,以及那空无一人的房间。

?

为了不再次踏进铁笼,为了赢得自由,她甘愿出卖自己的肉身,虽然并不知道接下来她需要招待的那人面目如何,但她都会毫不犹豫献出自己的肉身。

?

骂她贱也好,淫.荡也罢,她都认了,只为了结束那猪狗不如的日子,只为了能够离开铁笼。

?

在月光的照射下,椅子上的人儿紧闭着眼睛呼吸均衡,显然已经睡着了。殊不知一个男人正向她靠近,轻柔的将她抱在怀中,往房内走去。

?

他的动作很轻,慢慢的将她放躺在软床上,细细的打量着她。在灯光的照射下原本就雪白的肌肤显得更加白皙。那殷红的小嘴一张一合,睡的很香。

?

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开,停在了那雪白的肌肤上。因为身穿低胸礼服,所以白皙的胸口一大半呈现在他的面前。

?

他伸出左手覆在她那白嫩的脸上抚摸着,然后慢慢向下滑,在经过雪白的脖颈时,她不由的转动了下,侧身躺着。

?

那人勾起一抹坏笑,望着她那被挤压的身体,伸手便放在了上面。很快睡梦中的欧雅璇便有了感觉,嘴里不断传来哼声。

?

见状,他的兴致更高,加大了手力,使劲挑逗。也许是他的动作有些粗鲁,也许是因为这快感,使她睁开了迷蒙的双眼。望着眼前这个貌比潘安的男人。

?

他是谁?想到这里她感觉到胸前似乎在被人挑逗着,朝胸口望去看到的是一双细致的手正不断的挑逗着。

?

她猛的一惊,刚想反抗挣扎,自由两字便重复在她脑中播放。她放弃了挣扎,闭上了眼睛,任他宰割。

?

从她惊讶的表情到想要挣扎,再到放弃挣扎,他一直都注视着她。看着她闭上眼睛他的笑意更深了。只不过却是冷笑:“别装什么圣女,让人恶心!”

?

字字犹如尖刀利刃一般刺在她的身心,但是她却选择默默无声承受着。她不会反抗他,更不会顶撞他。她要让他舒服,要让他开心,这样她的努力就不会白费。她的自由便不再是梦!……

?

“主人说的是。”

?

闻声他一脸厌恶,加大了手里。她忍不住‘啊——’出了声,她的身体变得胀大、滚圆。本来一只手搓揉的他,更是伸出了另一只手……

?

她闭紧眼睛紧咬着嘴唇,不让自己发出那令人恶心的声音。但是他每每揉捏一下,她便浑身发颤发热。

?

在她渴望快点结束之际,他竟一把将她的礼服撕破,那雪白的胸脯以及她那诱人的身躯展现在他的面前,因为那人的命令说不准穿内衣内裤,所以此时才会裸着……

?

“果然是贱人。”他狠狠的捏了一下她胸前上那两颗……,然后一手朝她的身下摸去。

?

她为之一振,此刻他的手正放在自己的……怎能令她不由一振呢!她伸出手想要阻拦,却被他冰冷的眼神吓的收回了手。

?

她早就已经知道她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牛羊。不对,应该是一个玩具……而已。

?

她只所以沦落到这一地步,全拜一人所赐!那就是她的爸爸!

?

她的爸爸是一个赌徒,嗜赌如命,而且更是有强大的毒瘾!因此他这个丧尽天良的竟然将定过婚约的亲生女儿送去抵债……

?

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日被强行抓走的情景,而那个男人则一脸愧疚眼睁睁的看着满脸泪痕苦苦哀求他,求他救救她,但他却始终没动分毫,眼睁睁看着欧雅璇被抓走。以至于在牢中等待买主等了五年。

?

因为她的美貌,所以她没有那么轻而易举便被卖掉。不是因为无人来买,而是因为那些人在等待时机,等待那个出价更高的人出现。

?

而那个人便是那个宣称她的身份为‘玩具’的男人……

?

“啊——”

?

她浑身发颤,双手抓着被单强忍着不让自己再发出声音。但是那人的手指却来回搅弄着她的……,每动一下,便使她浑身发热,不受控制的发颤。

?

雪白的肌肤在他的抚摸下变得通红,她闭着眼睛紧咬着嘴唇,泪水从眼角流出淌在雪白的床单上。

?

请快点结束这场噩梦吧……

?

他的嘴吻向她那樱桃小口,而她则紧闭着阻止他的舌头探进口中。这使他不免不悦,猛的加大手中的力度,狠狠的捏了一下她的身体……

?

她面色痛苦的睁开了嘴唇,而他趁机将舌头探入她的口中,不断的吸吮着她的舌尖,她每向后收缩,他便紧跟着逼近。

?

她感觉到他的另一只手离开自己的身体,正为之庆幸时,可他竟然忽然……

由于篇幅原因,更多精彩内容请点下方【阅读原文】

小说精彩后续,点阅读原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