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大陆剿匪最后一仗,匪首夫妻负隅顽抗16年

水阁历史 2018-06-22 03:48:17

剿灭土匪,人们都知道这是建国初期的事。十多年之后,即1965 年3 月26 日,中央军委发言人郑重宣布:中国大陆最后两个匪首被歼灭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

追寻遥远的记忆,历史的烟云中又一次再现了武陵山区剿匪的画面。解放初期的湘西,土匪‘多如牛毛”,我剿匪部队在湘西民众的紧密配合下,历时年余,终于歼灭了几个暂编师的土匪,最后只剩下土匪女司令田妹和她的男人副司令覃国卿不知去向。

田妹名叫田玉莲,桑植县利福塔人。她身材比一般的女子粗壮,年轻时长相有几分姿色:一双凤眼,圆圆有脸盘上泛着红晕,乌黑的长发在脑后盘了个扁髻。就是这个外貌清秀的女人,内心却比蝎子还毒。1950 年才20 岁出头的她,己有为匪多年的历史。她双手都使得短枪,在土匪堆里很有几分‘治窝”的泼辣手段,是名副其实的女匪司令。覃国卿又名覃勋,武陵山区有名的“杆子”头目。他身材瘦小,却阴险奸诈,当年被国民党当局封为暂编师师长,手下曾有过3000 多人马,与解放军抗衡了大半年。大部土匪被歼灭后,这两个侥幸逃脱的匪首,如丧家之犬,一头钻进利福塔的地下洞穴。

利福塔一带是世上罕见的洞穴区,地下到处是空山,山山有洞,洞中有洞。什么九天洞、观音洞、大风洞、缸钵洞,… … 都是深不可测,绝无人迹的地下溶洞。田玉莲与覃国卿藏匿于九天洞的子洞缸钵洞,白天不生烟火,夜间潜入附近乡村去偷米、偷盐油,偷一些生活必需品,共度时日。懂得草医草药的女匪首还装扮成当地农妇,混到利福塔、桃子溪等集镇上,摆地摊卖药材,然后将卖药的钱买米买盐油带回洞里。这样过了几年。一天夜里,田玉莲碰了到住在附近的过去的勤务兵樊世泽,她用匕首抵住他的喉咙,威逼他今后定时到黄家岗给自己送粮。樊世泽害怕女匪首杀害全家,不得不每个月筹集一斗米、二斤猪板油、半斤盐,在夜间送到指定地点。狡猾的女匪首对樊世泽也不完全放心,每次接东西,都强令樊一样样地用口尝过,才敢取走。就这样,这对匪首在洞中生活了15个年头。长期的洞穴生活,使得两人毛发浓长,肤色惨白,样子很吓人。

1964 年8 月26 日,竹峪湾村的儿童翟少东、刘传书追赶黄鼠狼跑进一片树林里,被隐伏在路旁草丛中的两个匪首看见。两个匪首不由分说扑上前,一人抓一个,又是堵嘴又是蒙眼,把两个娃儿捆了起来。到了林深草密的山窝里,才解开两个孩子的蒙2020天猫红包雨怎么抢。两个才十三四岁的少年,看见眼前站着相貌吓人的一男一女,特别是田玉莲腰里别着两支短枪,马上意识到碰上了土匪。因为他们早就听大人讲过,土匪女司令田妹和覃勋‘杆子”还没有被民兵抓到,不知是逃到了台湾还是钻进了哪个山洞。

女匪首从未养育过儿女,把两个孩子抓来的目的,竟是要让他们叫上一声娘!可是,两个娃儿都有一股倔劲,偏偏不肯叫。田玉莲连哄带吓不起作用后,恼羞成怒,匪性大发,抽出手枪,对着两个娃儿就要搂火。覃国卿见状连忙劝阻,他害怕枪声惊动了外面的世界。正在这时,杀人如麻的女匪首不知为何起了恻隐之心,竟然从眼角滚出一滴眼泪,她长叹一声,瑟瑟而抖的双手竟拿不住短枪。女匪首没有再为难两个娃儿,又将他们蒙上双眼带出山窝放走。

两个虎口脱险的少年回到家里,向大人讲了遇险的情形,孩子的父母着了慌,同到大队、公社报告。到这时候,人们才知道这对匪首竟然在世,思想不由得有些紧张了,进到山里做事格外警觉。

16 年来蛰居洞穴,躲避搜捕的生涯已经使这对匪首的神经极度脆弱。1965 年3 月23 日,利福塔的村民余边德等3 人,来到缸钵洞的山谷里砍柴。匿于洞中的两个匪首,眼见砍柴人渐向洞口移近,担心砍掉洞前的山柴而暴露洞口,顿时心生恐惧,两人同时开枪,3 个村民2 伤1 亡。

缸钵洞山谷的枪声,暴露了匪首的踪迹。匪首的暴行,更是激怒了当地人民政府。当天晚上,桑植县党政军部门召开联席会议,部署剿匪战斗。3 月24 日,剿匪部队和武装民兵2000 多人,围住缸钵洞山谷,作地毯式的搜索。匪首夫妻开头凭借着有利地形进行顽抗。一名民兵腹部中弹负伤,部队副指导员向南书胸部中弹当场牺牲。这对匪首朝守缸钵洞,部队和民兵步步逼近洞口,朝里面发射迫击炮,同时扔进几十枚手榴弹。停了一阵不见动静后,战士们冲进洞内,在洞中十余米的地方发现均己气绝身亡的匪首夫妻。